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关于我成为女仆咖啡厅后勤保障部长的故事】【作者:gggggg000】
【关于我成为女仆咖啡厅后勤保障部长的故事】【作者:gggggg000】
字数:403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我叫阿飞,24岁,是学生。身高170,体重210,属于标准肥宅的体型。因为
喜欢吃夜宵,所以肚子肚子有点发福。我以前也想过减肥,尝试过好几次但是都没坚持下来,现在索性不再思考这种问题了。

  大学混了四年,没学到什么东西,毕业后回到家乡应聘了电子城数码相机销售的岗位。虽说不是什么体面岗位,但是除了每天需要多喝几杯水以外,不是什么费力的祸。目前是实习生,再过两个月就能转正了。

  确切说是「曾经再过两个月就能转正」,因为一周前的那天我的命运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由一名实习销售员成功转变为实习后勤保障部长(某种意义上来讲,还算是晋升?)。下面,就让我来详细地说一下我的「升职」历程吧。
  1.成为后勤部长

  那天,如同往常一样,我拜托工友帮自己打卡后,提前半个小时离开了公司。反正还有半个小时就下班了,领导们都在忙着收拾文件,哪有空来管自己,大不了就编个理由说自己拉肚子去厕所了。说实话,我已经实习了四个月,除了实习第一个月以外,几乎每周都会有个一两天提前离岗,至今还没有失手过。我实在是不理解那些缺心眼的,给领导卖命还要按时按点保质保量,这不就是所谓的把自己卖了还给别人数钱吗?

  至于我翘班的原因,因为我打算去一家女仆咖啡厅。在电子城里面应付那些不懂电子产品却装作很懂,买个千把块钱还为十几块的零头讨价还价唾沫星子乱飞大妈大叔着实让我很不爽。我认为,我的工作环境是非常不友好的,因此,我需要被治愈一下。是的,去女仆咖啡厅,被可爱的小姐姐们治愈。

  顺带一提,我的家乡是一座在大山中的小镇,属于经济落后地区,我所工作的电子城是这里唯一的一座电子城。城市虽小虽穷,但是身处互联网电子工业高速发展的这个世界,这个小城镇的消费者还是对电子产品有很高的需求的。当然,需求量是需求量,消费者素质就另说了。

  我大学的专业是机电,然而大学混了四年因此大四找实习时没有公司愿意要我,没办法就让家里人找了关系来到这个电子城。凭着儿时的记忆,我知道家乡的那座电子城很lowb,还用着劣质镇流器与日光灯做照明,卖的也就是一些还在跑安卓2.0的落后的连牌子都没听说过的智能手机。当我真正回来开始实习后,才发现这座电子城比我想象的更lowb:落后的管理,繁复而无用的规章,隔壁那个总喜欢订味道超大的韭菜抄手外卖的手机销售员,还有似乎从来没有被清洗过的棕黄色厕所。回想起大学时学校旁边那一座电子城,明亮的led照明,炫酷的vr体验店,我有一种自己被这个社会抛弃,被这个世界遗忘的感觉。

  以前下班我都是往网吧跑,但是这几天着实感觉空虚寂寞。在网上查了查,发现一家离电子城比较近的叫做幻想乡咖啡厅的女仆咖啡厅。确切说,这是我们这里唯一一家女仆咖啡厅,作为一座经济欠发达城市,能有一座女仆咖啡厅是很不容易了,而且这座咖啡厅质量还不低。

  大概走了十来分钟就到了,店铺不是特别当街,但也不偏。毕竟这种店服务对象是学生为主的青少年,属于低收入或无收入群体,自然店家利润就不高。而且面貌不好的小姐姐会把客人吓跑的,面貌好的小姐姐工资不会低,这样算下来这种店不可能有经济搞下当街的店铺。

  我抬头看了看这咖啡厅的招牌,幻想乡咖啡厅。很老气的名字呢,如今这个舰娘当道,ll横行的社会,竟然还会有过气车万。不过印象中我高中时这就有这么家店,不过当时我还没入宅,对这样的店没兴趣啦。

  顺便我觉得这店名幻想乡与咖啡店不是很搭调。虽然神主说过上海的意思就是东西结合,但是这个更适合搭配红茶而不是咖啡吧。不过考虑到这家店刚开时正是东方大行其道之时,所以也就能理解了。而且,宅圈这么小,招牌只要能让顾客知道这是宅属性店,然后工作的小姐姐够可爱就完全足够了嘛。

  我挠了挠腋窝,拍了拍头上的头皮屑,把宽松的外衣拉丝拉上,挡住那lowb的电子城工作衫,也好让我的肚子看起来不那么大。用路边乱停乱放的面包车后视镜检查了一下自己的外观,应该没什么明显问题。我便走进了这家宅系女仆主题咖啡厅。

  进门后,我挑了一个比较靠咖啡厅后厨门口的地方坐下。一是我作为一个肥宅(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和那些体型标准的小年轻坐在一起感到很不自在;二是因为这里是女仆们进出后厨的必经之处,又没什么人会来打扰,可以方便我欣赏女仆小姐姐们。

  我看了看墙上贴着的女仆照片,这家店有十位女仆,看起来都是二十出头的年龄,应该是我们这附近一所大学的学生兼职的。不过今天算是工作日,有的女仆应该在上学,所以只有部分女仆在这里。不过工作日顾客也应该较周末少,因为作为消费者主体的学生也在上学。

  照片中的小姐姐穿的都是很标准的黑白女仆装,荷叶边,大裙摆。唯一让我有点在意的是有一位女仆很面熟,总觉得在哪见过,但是就是想不起来。

  「客人大人,客人大人!客人大人听见了吗?」

  在我盯着照片胡思乱想时,一位女仆把我的思维拉回了现实。

  哇,就是这位女仆,很面熟。真人看起来比照片面熟(看起来我的思想已经混沌了)。

  我从下往上打量了一下。圆头带一点防水台的黑色皮鞋,膝盖处略微透肉的大概50d的天鹅绒丝袜。裙摆及膝的应该是使用了软纱裙撑的黑白女仆装,系带的腰封勾勒出小蛮腰的曲线,宽松的胸部设计让胸部看起来比实际大一个尺寸。妹子大概一米五高,体重看起来90到100斤,臀围因为大裙摆未知,腰围60,胸
围90左右。因为高腰设计,身长比例不确定,但是根据能看见的小腿长度推算出一米五身高腿长能有接近一米,不过因为没看见鞋跟多高所以实际会低一些,不过再怎么也是很棒的身体比例。

  「客人大人,请,请不要这样盯着我,我会为难的。」她抱着圆形托盘,声音变得有点略带委屈,脸上也出现一抹害羞的红。

  「啊,抱歉,抱歉。」我挠了挠脑袋,把视线从她身上移开。

  「客人大人,要点什么吗?」

  「嗯,一份巧克力冰淇淋布丁,再加上中号的柠檬红茶吧。」我点了一份第二便宜的冰淇淋布丁再加上一份一般价格的饮料,这样我既能付得起价格,但看起来也不会太穷酸。

  「要来一份草莓蛋糕吗?是今天的推荐哟,吃了的话一整周都会感觉很幸福呢。」

  「不,不用了。」我瞟了瞟菜单,心里打了个哆嗦。40元,这快赶上我半天的工资了。

  「好的,客人大人,一份巧克力冰淇淋布丁,一份中号柠檬红茶。因为今天有一位后厨请假了,可能会慢一点哦。」说完,她就抱着托盘像兔子一样小跑向后厨。

  越慢越好,这样我就有理由多呆一会。我在心里默默地想到,用狼一样的目光追随着她直到她走进后厨。

  因为是小跑,她背后的大蝴蝶结一颤一颤的,两头也左右甩来甩去的,让我有一种忍不住想拉开的冲动。

  小腿上的黑色丝袜因为被小腿的曲线撑开而变成深咖啡色,但当腿提起来时又因为视角而变成黑色。随着她跑步的频率,在黑色与深咖啡色之间来回切换闪烁,让人无法移开视线。

  真可爱呀!一米五的萝莉身高,软软的声线,小动物一样活泼而可爱,就像是......就像是妹妹一样。我要是有这样的妹妹该多好,我就能天天prpr了。足
控大满足!大胜利!

  话说现在的我,应该是一脸痴汉的笑吧。

  看见比照片更生动形象的真人后,便想起来为什么她看起来这么面熟了。
  一周前,隔壁城市有一场漫展。作为死宅,自然是不能放过这样的机会的。向老板请了假,一大早便坐上了去漫展的公交车。

  作为西部地区,不会像魔都一样一周一漫展,像样的大型漫展,一个省一年也就几次。所以,coser小姐姐们都会花很多心思来准备。

  走进漫展会场,就像是天堂一样。小姐姐们(真的吗?)长得又好看,cosplay的衣服也好看,还有大长腿,超喜欢这里的。

  先转了转场子,看了看拍照的coser,jk和lo娘,然后去乱七八糟的商铺买
了点纪念品(本子),便来到舞台前准备看小姐姐们的宅舞。我找了一个比较靠边的位置,我身旁就是上到二楼的楼梯,确切说我的位置是在楼梯第四级阶梯位置的外侧。至于为什么在这里呢,一是正中间位置没了,二是楼梯刚好和我屁股一样高,这里站累了可以坐到楼梯外沿上休息。

  过了一会,我旁边的楼梯上来了三个coser,一个灵梦,一个二小姐,还有一个紫老太婆。她们背对着我,往楼梯的栏杆上一靠,便开始自己玩自己的了。她们应该也是来看宅舞的吧,不过她们那个位置不好,虽然站在楼梯上看的远,但是视角那个视角不方便看腿。

  三位coser的着装都很是还原,除了八云紫身旁没有隙间。离我最近的是灵梦,正好在我旁边那一级楼梯上,她手持御币,头戴红色的大蝴蝶结,身穿漏肩的巫女服,脚上穿着足袋和二齿木屐。

  话说我记得灵梦好像没有穿过木屐吧,或许是二设,或许是我记不清了。
  对了,这位灵梦就是我觉得面熟的女仆小姐。

  根据我站的地方,我的眼睛正好在她的足袋袜口的高度。因为她穿的是短款的裙子,我侧过头就能近距离看见她足袋的细带箍在她白皙的大腿上微微下凹。头稍稍往上抬,md,阻碍人类进步的安全裤。

  她用左脚站立,右脚则循环做抬起,让木屐脱落掉在地上,穿好木屐,再抬起的动作。虽然舞台音乐很吵,但是我这个距离在舞台音乐的间隙间还是可以听见木屐落在大理石地面上发出的清脆的响声。

  这,妹子你这不是在诱惑我吗?

  我咽了一口口水,看了看周围,人很密集。不错,这样周围的人就是我的掩护。至于正好在我周围的人,他们不会无缘无故低头看的,况且我把我的背包放在楼梯沿上也能挡住视线。

  我把手伸进裤子里。因为她的撩人的动作,下面已经比钢铁还硬了,而且先走液已经渗了出来。

  来回活塞运动了几下,觉得不过瘾,再看了看周围,大家都在看台上表演,妹子也没注意,我便掏出家伙,塞进了她的木屐两齿中间的地方。

  她的木屐的高度比我下面硬的时候的直径要矮大概几毫米,所以在她的木屐下面我能感觉到一股就像是被半包裹的压迫感,非常舒服。大理石的地板很凉,就如同在冰面上一样,这点让人不是很舒服,但是能感觉到会场音响低音炮强劲的震动从地板传来。相比较飞机杯那传统单调的震动,这种随着音乐节奏变化的震动就很有意思了,再加上由她的木屐造成的压迫感,这种感觉非常刺激。
  我开始前后抽插,或许是因为她的腿很棒的原因,我很快就一泻千里。浓稠的白色液体从她左脚木屐的下面喷射到她左右脚之间的地上,不过更多则是正好在她右脚木屐的后齿上,然后再流下来到地板上。

  嘈杂的音乐下,她似乎一直没察觉到我的存在,继续在那玩右脚的木屐。她提起右脚,再让木屐从脚上落下。啪嗒,木屐的后齿掉在那一滩白色液体上,就像往水里扔了一块石头一样。液花飞溅,一些飞到了我的衣服上,还有些则飞到了她左脚的足袋上。不过她足袋上也就是几个很小的点子,所以她应该感觉不到的。

  发射完毕,我的家伙软了下来,我提着它开始用它的头部去怼她的木屐。看着她足袋下微微漏出形状的那圆润的脚跟,纤细的还没有我手腕粗的脚腕,曲线优美的小腿。我好几次忍不住想去用我的家伙怼她的脚跟,用我的手抚摸把玩她的脚腕,用我的舌头一寸一寸慢慢舔舐她的小腿。但是虽然我精虫上脑但不至于失去理智,要是那么做绝对被发现,那样就彻底game over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