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末日中的母子】(09)【作者:林少暴君】
【末日中的母子】(09)【作者:林少暴君】
字数:1245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九章居民楼内

  大家放心吧,这一章绝对不是没有意义的,居民楼内的角色,以及李盼玉母女还会在以后的剧情中出场,绝对不会只是打个酱油而已。

  另外,你们觉得是黑化的女主比较好,还是正常的女主比较好呢?

            ——————————

  前情提要:终于,军队进入了充满丧尸的城市,然而却不是来救我们的。
  妈妈在这个时候做出了决定,要带着我一起离开家,主动去军队面前寻求庇佑。

         ————————————————

  听到我给出的答复,妈妈并没有露出高兴的神色,只是深情地摸了摸我的脸庞。

  「不行!这样实在是太冒险了!外面的丧尸都把大街给堵满了!你们两个怎么可能逃得掉呢?」李阿姨不停地在一旁说道。在她的眼中,我妈妈的决定简直是在往死路上走。

  妈妈也能理解为什么李盼玉会是这样的一副反应,虽然自己经过了病毒的强化,已经能在丧尸的威胁下保全自身,但不代表她没有意识到丧尸的可怕。
  在外面搜索物资的这段时间里,妈妈见识了许多的残酷画面,以及鲜血遍地的可怕场景;商场里,原本在柜台前笑脸迎客的店员变成了丧尸,在鲜血四溅的商场中游荡着,撕咬着地上的尸体,原本安宁的学校也被丧尸占据,原本的学生们老师们变成了可怕的丧尸,身上沾满了鲜血的在操场上游荡。

  婴儿车里,有着沾满鲜血的儿童尸骨。

  草地上,已经腐烂的尸体散发出的臭味彻底掩盖了往日的芳香。

  花园中,原本和蔼温柔的老人们变成了干枯的丧尸,身上的血液滴落在花朵上,将一切美好的食物统统污染。

  这样的场景,她见的太多了,以至于从一开始的不安,变成了现如今的麻木。
  所以,妈妈明白李盼玉为什么会打算阻止自己。

  因为外面的丧尸、血腥、残酷、恐惧,这一切实在是太可怕了,除非是走投无路,不然的话,谁也不会心甘情愿的去面对丧尸。

  正因外面的可怕,才显得这里是多么的美好。

  这里不仅有着足够多的食物,还有许多的干净矿泉水,哪怕是用来洗澡也足够了。

  而且楼下的防盗门也十分坚固,除非用钥匙打开,否则就凭丧尸的撞击,很难撼动这扇坚固的铁门。

  至于大楼内部的丧尸,早就被妈妈清理干净,一个也不剩。

  不仅有着充分的物资,还不用担心丧尸的威胁;这栋大楼就好比沙漠中的绿洲,大海中的岛屿,是每个人都渴求着栖身的地方。

  然而,妈妈选择离开这里,去寻求军队的庇护。

  虽然军队已经进城,就在外面与丧尸交战,并且从枪声以及爆炸声中听得出来,情况十分激烈。

  但是!这栋大楼外面的丧尸太多了!而且更多的丧尸也被枪声吸引过来,在大楼外形成尸潮。

  现在这种情况下离开安全的大楼,无异于送死!

  李盼玉阿姨也不愿意看到我的妈妈冒这么大的危险,一直在旁边劝说道:「苏妹子,你可要想清楚啊!现在又不是走投无路了,你家里还有这么多吃的,水也充足,根本没必要带着你的孩子冒这么大危险啊!」

  然而妈妈已经决定了,与其在家中守着这些物资慢慢等待带着耗光的那一天,不如现在就出门朝着希望拼一把。

  「不!我已经决定了!」妈妈站起身来,对着李盼玉说道:「家里的粮食确实很多,但总有吃完的一天!与其坐吃山空,不如现在就去寻求军队的保护!」
  「太冒险了!太冒险了!」李盼玉不停地重复着这句话,李沁也是抓住自己母亲的手,脸色忧愁地望着我妈妈。

  妈妈也知道自己说的话对于李盼玉母女而言无异于疯人疯语,毕竟谁会放着这安全的地方不要,主动去外冒险呢?

  可是,妈妈还是下定了决心。

  「你们母女也一起和我们走吧!我看到小区外停着一辆轿车,我们可以一起坐上轿车逃走,车钥匙我在几天前就已经拿到了!」妈妈劝说着,想要在离开的时候带上李盼玉母女一起走。

  然而,李盼玉母女却以一种看疯子似得眼神看着我妈妈,并且李阿姨还对我说道:「哎呀!小弟弟,你劝劝你母亲啊!不要让她真的做出傻事来!」

  「不!」我一咬牙,坚持着自己的决定:「我刚刚就已经说了!我会和妈妈一起走!」

  妈妈听到我的话,转过头来看着我,脸上露出了笑容。

  「疯了!疯了!你们母子两个真是疯了!放着这么安全的家不要,竟然要去外面送死!」李盼玉阿姨前几天还在丧尸的追杀下疲于逃命,现在好不容易找到了安身之处,而这里的主人却要去送死。

  这在李盼玉母女看来,根本无法理解。

  之后,妈妈又对李盼玉母女劝说了几次,然而李盼玉母女给出的答复是:无论如何也不愿意放弃这充足的物资和安全的大楼。

  妈妈什么也没说,只是点了点头,就带着我回卧室准备出发了。

  关上房门后,妈妈立即开始脱掉自己身上的衣物,不到半分钟的时间,浑身上下的全部衣物,包括黑丝裤袜都被脱掉扔在地上,只剩下了内衣和内裤。
  「妈妈…」我看着妈妈半裸的身躯,心中有些担忧。

  「小君。」妈妈走到我跟前,俯下身子,双手搭在我的双肩之上,脸凑了过来,距离近到我们母子二人的呼吸几乎都能在空气中互相纠缠。

  「你害怕吗?」妈妈对我问。

  我老实地点了点头,毕竟我时常透过窗户观察外面的丧尸,再加上妈妈对我描述的那些惨状,我已经对丧尸的恐怖有了一个清楚的理解。

  「不要害怕,小君。」妈妈直起身子,抱住我的头,按在了她的胸口上。
  脸上贴着妈妈的胸部,此时此刻我却没有兴致去想那些淫秽的东西。

  就这样持续了约莫半分钟,我们母子才分开。妈妈看着我的双眼,似乎是想说些什么,但是动了动嘴唇,却什么也没说。

  紧接着,她松开抱着我的双手,开始做出发前的准备。

  很快的,不到几分钟时间妈妈就准备好了。

  她先是在里面穿上了一件长袖衬衫,外面又穿上了一套普通的长袖上衣,以及一件普通的牛仔裤,靴子也换上了适合奔跑的运动鞋。

  这身打扮很适合行动,不会妨碍自身的动作。

  又过了几分钟后,我与妈妈一起走出了卧室。

  并且,我自己也换上了一身不会影响行动的衣物,长袖上衣,加上牛仔裤,运动鞋,与妈妈一样,看起来像是亲子装似得。

  在客厅里一直发愁的李盼玉阿姨看到我和妈妈已经换上这幅打扮,就知道我们已经准备出门了,看她的表情还是想劝说,可最终却只是望着我们,叹了口气。
  李沁姐姐和之前一样,话很少,一直和自己的母亲紧紧挨着,看我和妈妈的眼神也有些奇怪。

  妈妈手上提着一个书包,是我上学时用的。妈妈走到李盼玉阿姨面前,又问了一遍:「李大姐,真的不愿意和我们一起走吗?」

  李盼玉阿姨摇了摇头,不愿意放弃如此安全的避难之处。

  「那好吧…」妈妈这回没有叹气,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然后又对李盼玉母女说道:「我也能理解你们。」

  说完,没有停歇,而是左右看着客厅里堆积如山的物资,接着说道:「这么多的食物和水,我也不可能全都带走,我只拿走一点,剩下的就全都留给你们了。」
  李盼玉阿姨望着我妈妈的双眼,由衷地说了一句:「谢谢!」

  毕竟在现在的末日中,这么多的物资,简直比同等重量的黄金还要珍贵。
  妈妈欣然接受了李阿姨母女的道谢,然后再物资当中挑选出了压缩饼干和几瓶矿泉水塞进了书包当中,并且挑了一把西瓜刀作为防身的武器,用布条缠绕绑在大腿外侧,还将一些钥匙揣在身上。

  「苏妹子,这么小的书包,装的东西肯定不够吃啊!」李阿姨看到我妈妈只装了一点东西就将书包塞满,有些担忧我们母子离开之后的状况。

  确实,虽然我的书包已经被塞满了,但只凭这些,在这遍布丧尸的城市里是坚持不了多长时间的。

  妈妈这个时候拉着我的手,将书包背在了自己肩上,说道:「我知道,但我和小君只需要到军队面前就足够了,不需要在外面支撑多长时间。」

  李盼玉阿姨一听,脸上的忧愁毫不掩饰,显然是在怀疑我们母子是否能生存的可能性。

  然而,妈妈的决定已经定下,不会更改了。

  「再见了!希望你们能一直平安无事!」妈妈紧握住我的手,对李盼玉阿姨进行道别。

  然而不等回答,妈妈就带着我一起走到了门前,掏出钥匙,打开了房门。
  「再…再见…」

  我听见了身后传来的道别声,扭过头来望向妈妈,她的脸上毫无波动,仿佛没听见一般。

  「咚~ 」的一声,妈妈将房门关上。

  「走吧,小君。」妈妈看着我,眼神中充满了坚定。

  「嗯!」我相信着妈妈,我相信她一定不会让我失望!

  母子二人,离开了自己的家,抛弃了,相伴而行。

  由于整栋大楼都被妈妈清理过,所以一路来到大楼外面都没有遇到什么威胁,只是在楼梯间看到了一些已经发黑的血迹,散发着令人不适的味道。

  当我和妈妈一起走出大楼外的一瞬间,我就听到了如同浪涛一般袭来的尸吼声。

  丧尸们的叫声,成千上万的丧尸成群结队的聚集在一起,所发生的声音简直如同从地狱里传来一般,震的人心底打颤。

  小区里零零散散的躺着几具丧尸的尸体,要么是被分成几块,要么是被破坏了头部,虽然毫无威胁,但看上去还是非常恶心。

  妈妈牵着我的手,往旁边走着。

  「妈妈。我们该往哪里走?」我紧跟着妈妈,小声地问,生怕自己的声音会招来丧尸。

  亲眼见到是一回事,亲身经历是另一回事,虽然我透过窗户见识过丧尸的可怕,但如果这个时候突然有一具丧尸扑在我的身上,我肯定会吓得惊慌大叫。
  妈妈同样小声地说:「别慌,跟着妈妈走就行,无论出了什么事,妈妈一定会保护好小君的。」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妈妈的话,我的心中不仅没有开心,反而有些说不清楚的感觉,难道在妈妈眼中我始终是一个需要保护的小孩子么?

  但目前的事实却又不得不承认,能保护我的,只有经过病毒强化的妈妈…
  很快的,妈妈牵着我的手一路来到了小区后门,而且一路上竟然没有遇到丧尸…不…是没有遇到能够行动的丧尸,我所见到的那些丧尸统统都被破坏了头部,再也无法对人袭击了。

  「妈妈,这些都是你做的吗?」我看着小区花园里躺着的几具被砍掉头颅的丧尸,对妈妈小声地问。

  「是啊。」妈妈想都没想,直接就回答道。好像对她来说这根本不值一提。
  紧接着,妈妈掏出钥匙,打开小区后门,然后抓紧了我的手:「小君,要小心,到了小区外面就有些危险了!」

  听到妈妈的话,我连呼吸都不敢太用力,生怕发出半点声响。

  此时,远方又传来了持续的枪声,并且伴随着时不时的爆炸声。

  似乎是为了将枪声比下去似得,丧尸们的咆哮声愈发疯狂,或男或女或老或少,形形色色的丧尸们都在发出可怕的咆哮声。

  而我和妈妈,正被这咆哮声所包围着,丧尸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一阵接着一阵。

  「小君,走这边。」妈妈牵着我,走出了小区。

  我和妈妈的脚步都放的很轻,不敢发出多余的声音。

  然而,外面的丧尸实在是太多了,简直是无穷无尽一般,我甚至怀疑整座城市的丧尸都聚集到周围了,因为仅仅只是丧尸们一起发出的嘶吼声都足以掩盖住激烈的枪响声。

  妈妈的脸上露出凝重的神色,此时我们母子二人仅仅只是离开小区走了几十米而已,而我们的前方,已经被丧尸彻底堵住了道路。

  准确地说,是整条街都被堵住了。

  我和妈妈的身体藏在墙后面,妈妈悄悄地探出头观察着街道上的状况,我也跟着伸出头望了一眼。

  然而所看到的一幕,直接让我一颗心凉了下来。

  整条街道,都被丧尸堵住了。

  没错,是堵住。

  街道的整个入口都被密密麻麻的丧尸所堵住,根本数不清有多少,如果要想从这些丧尸的眼皮子底下经过,去军队的面前,那根本是不可能的!

  并且在远处,军队的枪声一直从未停过,同样的,这些丧尸们受到枪声的刺激,嘶吼声也从未停过!

  如此之多的丧尸,如此可怕的嚎叫,我却没有产生怯意,因为我相信着妈妈。
  「看来…不能走这边…」妈妈的脸上并没有露出失望或者沮丧的神色,因为她一早就猜到了。

  作为一座繁华的都市,哪怕是晚上,街道上都是车流遍布,行人繁多,更何况是在这经济高速增长的现代大都市呢?

  人口众多,在平日里意味着繁华热闹,而在这样的末日中,却意味着危险的尸潮。

  但是,眼下最要紧的莫过于突破丧尸的包围去往军队面前寻求庇护,我和妈妈都很着急;妈妈一直牵着我,放轻脚步地小步走着,万幸的是四周的丧尸全都往军队的方向涌去了,根本没有丧尸注意我们。

  看来城市的主要街道是不能走了,妈妈便牵着我小心翼翼地退到了一条巷子里,警惕地望了一眼巷子前后,确保没有丧尸的踪影后,方才靠在墙上呼了口气。
  「妈妈,这下该怎么办啊?到处都是丧尸,所有的路都被堵住了。」我看着妈妈,担忧地问。

  「办法…确实有一个…但…有些危险…」妈妈背靠在墙上,神色有些犹豫。
  「什么办法?」我追问道。

  妈妈看着我,张了张嘴,正正打算说出来,但却迟疑了一下,打消了这个念头,然后说道:「算…算了…这个办法有些危险,我不能让小君和妈妈一起冒险。」
  听妈妈说有些危险,我也没再问了,毕竟我不是那种喜欢冒险的性格,这一点倒是和妈妈差不多。

  然而略显讽刺的是,我们这对不喜欢冒险的母子,就在刚刚放弃了家中堆积如山的物资,跑出来寻求军队的庇佑,这不正是冒险么?

  此时,母子二人暂时躲在这条小巷中,虽然四周有不少丧尸在活动,但却没有发现我们。

  「小君,来,跟紧了。」

  没有多做停留,妈妈又牵着我走出小巷,尽量选择丧尸最少最安全的路线;虽然主要的街道都被丧尸堵住,但至少小巷中没有丧失的身影。

  而且在妈妈外出搜索物资的那段时间里,早就将四周的路线与布局熟背于心,如果不是带上了我这么个需要保护的小孩子,妈妈此时此刻估计已经走了差不多六七百米了。

  又穿过一条小巷之后,经过一个拐角,来到了一条小胡同,左右两旁有两扇大门,但紧闭着,而且还沾着已经干涸的血迹。

  在大门的门口,有着两具一动不动的尸体,从是一男一女,看样子已经死去多时,因为尸体都已经发臭腐烂了。

  好在我现在的心理承受能力不同往日,即使看到这两具恶心恐怖的尸体,也没有显得多么害怕,只是心里有着淡淡的凉意而已。

  妈妈则是完全无视了这两具尸体,注意力集中在了前方,也就是胡同的外面。
  现在的情况下,只要沿着现在的路往前走,就能走出这条胡同,并且来到一条街道上,只要穿过这条街道,我们就能离正在移动的军队更进一步。

  然而问题是,前方的街道上,丧尸们正在游荡,虽然远处的枪声十分清晰地传来,将大部分丧尸都吸引了过去,但仍然有少部分的丧尸在街道上停留。
  「小君,你在这里等一下,我去前面看看能不能直接冲过去。」妈妈拍了拍我的肩膀,让我在这里原地等着,她自己靠近一点观察情况。

  虽然我很想告诉妈妈我很想帮忙,但我也知道自己现在就算一起去了也只能帮倒忙,只得点头同意呆在原地。

  「真希望…能够帮上妈妈的忙…」我看着妈妈的背影,心中对自己的无能有些恼怒,为什么…自己不能像妈妈一样变得更厉害呢?

  心里虽然这么想着,但是像妈妈那样被丧尸咬后,不仅没有变成丧尸反而产生变异,应该不是人人都能遇得上的。

  如果妈妈没有因祸得福,那么我们母子二人的命运究竟会如何,真是不敢想象。

  正在我想着事情的时候,妈妈此时已经放轻脚步,弯着腰来到了胡同出口旁,右手拔出绑在大腿上的西瓜刀,十分警惕。

  小心翼翼地张望了一下,妈妈转过头来对我露出一个欣喜的神色,对我挥手示意赶紧过去。

  看到妈妈这番神情,应该是街道上没有很多的丧尸,能够直接冲过去了,我也露出一副高兴的样子迈腿走了过去。

  然而,就在我迈出第一步的时候,妈妈脸上的笑容忽然僵住了。

  「后面!」妈妈完全不顾自己的声音会引来丧尸,直接就是吼了出来。
  「什么!?」我猛地一惊。

  此时,我的身后传来了一阵如同野兽一般的低声嘶吼,就好像是一头饥肠辘辘的狮子终于等到了一块肥肉,这声音我再熟悉不过了。

  是丧尸的声音。

  「嗬…吼!」背后的丧尸直接将我扑倒在地。

  我呆呆地看着前方,脑子里一片空白。

  没错,我被吓傻了,虽然事先已经预想过会有这样的状况,但当我真的被丧尸扑倒在地之时,我还是被吓傻了。

  趴在地上的我看到,妈妈一脸惊恐地望着我,正全力地朝我狂奔而来,嘴里还在大声地叫喊着什么,也不管会引来多少丧尸。

  但是,大脑一片空白的我就好像突然聋了一样,完全没将妈妈的话听进去。
  这个时候,我身后的丧尸已经张开了充满臭气与腐烂气息的嘴,朝我咬来。
  从丧尸嘴里喷吐出的腐臭气息直接吹在了我的脖子上,下一秒,我的脖子就会被丧尸一口咬住,然后连带着皮肉与血管直接被撕咬啃烂。

  「完了…」

  这是我脑海里浮现出的两个字。

  「小君!!」

  妈妈这一声歇斯底里的大喊,将我的意识从绝望中拖出,而她那脱手而出直接扔过来的西瓜刀,则是将我从丧尸的嘴里拯救出来。

  「噗嗤——!」的一声,我背后的丧尸倒在了一旁。

  这时,妈妈终于赶到了我的面前,对于经过病毒强化的她来说,这么短的距离只需眨眼之间的功夫。

  「小君!小君!你没事吧!?」妈妈惊恐的说着,连忙将我从地上扶起来,不停地用手摸着我的脖子和背后,唯恐有什么被丧尸弄出的伤口。

  我没有说话,而是双手不停地发抖,抱住妈妈的腰,腿都在打颤。

  就算不用照镜子我也能知道,我现在的脸肯定苍白的跟纸一样。

  我还是高估了自己的勇气,从小就生在于温室的花朵,受到丧尸的惊吓,就变得这么胆小。

  「妈妈…」我紧紧地贴着妈妈的身体,声音颤抖地叫了一声。死死地抱住妈妈的身体,浑身都在发颤,背后也已经吓出了冷汗。

  「别怕,别怕!妈妈在这里。」妈妈不停地摸着我的头,另一只手轻拍着我的后背。

  刚刚那一瞬间差点以为我会死在丧尸嘴下,好在妈妈当机立断将西瓜刀扔过来命中了丧尸的头部,这才将我救下。

  我脸色苍白地转过头,看着已经被杀死的丧尸。

  没想到,竟然是刚才倒在地上的尸体!

  这头丧尸竟然一直伪装成尸体,一动也不动地躺在地上!如果不是妈妈强化过的身体反应力极快,恐怕我已经死掉了!

  然而,可怕的事情,还没有结束。

  「吼!!」

  胡同外面,传来了丧尸们的嘶吼声,而下一秒,另一头丧尸也出现在前方。
  「糟了!」妈妈脸色一变,连忙将西瓜刀从死去的丧尸头上拔出来。

  「是我刚刚的声音把它们引过来了!」妈妈看着正逐渐朝我们靠近的丧尸,脸色凝重。

  「那现在该怎么办?」我偷偷地掐了自己一下,让自己鼓起勇气,停下发抖的双腿,对妈妈问道。

  「往回走!」妈妈直接说道:「实在不行,我们就回家!绝对不能再让小君有危险!」

  说完,妈妈牵着我的手就往回走,然而没想到的是,仅仅走了两三步,回去的路也出现了丧尸!

  「这下麻烦了!」妈妈将我的身体护着,紧握住手中的西瓜刀,转过头来对我说道:「小君别怕,妈妈可以应付这些丧尸,但是,你千万不要离开妈妈身边,知道吗?」

  「妈妈…你…你可以解决这些丧尸?」我看着前后加起来估计有十几个的丧尸们,心中有些怀疑。

  妈妈露出了一个很温柔的笑容,对我说道:「当然,不然你以为妈妈之前在外面搜索物资的时候,为什么会一直安然无恙?」

  听妈妈这么一说,我稍微镇定了下来。

  然后,妈妈又接着说道:「但是…如果丧尸太多,妈妈就没有办法了,所以,我解决掉前面这几头丧尸之后,你要马上冲过去,明白吗?绝对不能拖延!」
  「嗯!」我点头示意,然后问道:「那妈妈你呢?」

  「放心好了,妈妈可是比小君想的还要厉害呢。」妈妈一点都看不出来有慌张的样子,扬了扬手上的西瓜刀,对我露出一个放心的微笑。

  妈妈不像是在撒谎的样子,我选择相信她,而此时,后面的那几头丧尸已经闻到了活人的气息,发出一阵浑浊的低吼,朝我们冲过来!

  「准备好!」妈妈对我说道。

  「嘎吱——」的一声,门开了。

  我和妈妈都愣了一下。

  没错,门开了,就在我和妈妈旁边的这扇铁门,开了。

  门后面,一个头发凌乱的大姐姐对我和妈妈直接招手说道:「快进来啊!愣着干什么!」

  这一次,我和妈妈谁都没有迟疑,直接大步冲了进去。

  「咣——」的一声响,铁门被重重地关上,然后反锁住。

  短短的几秒钟,情况却发生了巨变。

  我和妈妈有些茫然地观察着现在的处境,这似乎是一栋居民楼,光线不是很充足,但足以看清楚事物。

  地板上有着一些血迹,但都已经干涸发黑,并且有几个凌乱的血脚印,看样子是有人先踩在血泊上,然后又踩在了其他地方。

  左边就是楼梯间,但是阶梯上却还有着一些血脚印。

  这时,身后传来了「碰碰碰」的撞击声,我和妈妈直接转过身来,她是警惕地看着铁门,而我是惊慌参半地望着。

  还好,铁门十分牢固,并且还有两根门闩加固,门外的丧尸即使是用力地拍打撞击着,但也只能徒劳的制造出一些声响,并不能撼动这扇坚固的防盗铁门。
  「谢谢。」妈妈向打开铁门的人道谢。

  我这才开始注意这位为我们母子打开铁门的大姐姐。

  她看起来应该是二十岁左右,长得还算不错,头发也留的较长,但是面容十分憔悴,而且头发也很凌乱。

  「不…不…不用谢…」这位大姐姐眼神有些躲闪,声音像是有气无力似得,而且听起来有些嘶哑。

  妈妈注意到这位大姐姐的样子有些奇怪,但没有往心里去,而是接着说道:「怎么能不用谢呢!多亏了你及时打开门把我们母子放进来,不然的话,那些丧尸一拥而上,到时候真不敢想!」

  「没…没…没什么…」大姐姐摆了摆手,眼神躲闪,然后指着楼梯间说道:「去…去三楼吧…」

  「什么?什么三楼?」妈妈看她这幅吞吞吐吐的样子,心中起了疑惑。我也皱起了眉头看着她奇怪的表情。

  「三楼还有一些朋友,一起去吧。」这位大姐姐声音不再吞吞吐吐的了,但说起话来却底气不足,声音微弱。

  然而,妈妈还是没有多想,毕竟再怎么说对方也是帮了自己一把,没必要往坏处想。

  「那好吧,打扰了。」妈妈露出了一个和蔼的笑容,很有亲和力。

  外面的丧尸还在拍打着铁门,不停地发出声响,然而牢固的铁门却没有丝毫松动。

  就这样,在这位大姐姐的带领下,我们走到了三楼。

  「啊,对了。」妈妈忽然出声,那位大姐姐立即僵住了身体。

  「如果可以的话,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我姓苏,叫苏亦情。」妈妈一边问着,一边报出自己的姓名。

  大姐姐转过头来,眼神变得很奇怪,大概就这样持续了两三秒钟左右,头又转了回去,低声说道:「我,我叫刘珊珊。」

  说完后,大概过了两秒钟,她又转过头来对我妈妈问:「他…是你弟弟吗?」
  「他?」妈妈看了看我,然后对刘珊珊笑着说道:「不是,他是我儿子。」
  「儿子?」刘珊珊的表情终于有了一丝变化,露出惊讶的神色。

  是啊,现在的妈妈就算对人说自己只有二十几岁,估计都不会有人怀疑。
  话虽这么说,但其实妈妈根本没多老,三个月前才刚满三十岁而已;再加上病毒的强化变异,显得更加年轻,如果再打扮的年轻一点,说是二十三,二十四岁都会有人信。

  然而,刘珊珊在惊讶过后,表情竟然变得很奇怪,像是要哭出来似得,连忙对我们说道:「好了,你们快走吧,下面的丧尸应该已经离开了,你们趁现在赶紧走。」

  「啊?为什么?」我不解地问。妈妈也疑惑地望着她。

  「因为…」刘珊珊话还没说完,三楼的一间房门被人从里面推开。

  「哎呀!有人来了!太好了!快进屋快进屋!」两男两女从门后面走出来,手上拿着钢管,但看到不是丧尸,而是活人之后,立即将手中的钢管放下,并且露出了热情的笑容。

  那两个男人笑的格外热情,热情到…有些奇怪…

  两个女人直接走过来,挥手示意刘珊珊走开,然后想要挽住我妈妈的胳膊。
  妈妈连忙带着我向后躲了一下,连忙摆出一副笑容说道:「不,不用扶,我自己能走。」

  这两个女人样貌一般,而且是三十多岁,气色倒还不错,至少不像是饿着的样子。

  那两个男人看样子是中年人,都是三十多岁,估计接近四十吧,皮肤黝黑,体格健壮,看起来就很有力气,一个留着光头,一个留着平头。

  中年女人当中的一个不由分说的抓住我妈妈的一只胳膊,然后热情地说道:「哎呀,到了这里就不用见外了,现在大家都是一家人了。」

  「一家人?」妈妈显然对这份热情有些不能接受。

  「是啊是啊,在现在这种恐怖的世道,大家只有团结起来,成为一家人,才能活下去啊!」另一个中年女人也附和道,然后伸手想要拿过我妈妈手中的西瓜刀:「哎呀,这刀伤到这孩子就不好了,给我拿着吧。」

  「不,不用了,我自己能拿。」妈妈警觉地将刀牢牢握在手上,谢绝了对方的提议。

  紧接着,在这两位热情的有些异常的中年阿姨的带领下,我和妈妈来到了她们的家。

  这时,我往身后望了一眼,那位叫刘珊珊的大姐姐也跟了过来,却一直低着头,什么也没说。

  跨过门槛,在两男两女的陪同下,我和妈妈来到了客厅,首先一股难以形容的怪味扑面而来,我直接捂住了鼻子,小声地说了一句好臭,妈妈也是皱起了眉头,觉得很不舒服。

  而且这客厅不是一般的乱,地板上,沙发上,散落着各种各样的衣物,内衣,袜子,裤子,尤其是女性的最多,黑色、紫色、白色、红色、蓝色、真空、蕾丝、花边、统统都散落掉在地上。

  我和妈妈看着这一幕,皱起了眉头。

  「大家出来了!新的家人来了!」突然,那个光头中年男人大声喊了一句,我和妈妈都诧异地转过头来望着他。

  也就几秒钟的时间,所有的房门都忽然打开,一时间客厅里涌入了将近十个人。

  其中两个男人,体格都很强壮,剩下的全都是女性。

  然而,令人惊愕的是,这些女性要么是只穿了内衣内裤,要么就是浑身赤裸不着片缕,就这样赤条条地走进客厅,一点也不顾忌。

  「你…你们…」妈妈和我不约而同地露出了错愕的表情,被这些人彻底搞糊涂了,然后我们母子对视一眼,心中忽然产生了不祥的预兆。

  这时,客厅里的四个男人都鼓起了掌,看着我们母子,并说道:「恭喜啊!恭喜你们加入这个家庭!」

  「等等!等一下!」妈妈开口说道:「很抱歉打断你们,但我不是来加入你们的,我和我儿子也有很要紧的事情要做。」

  「哎呀!原来这是你儿子啊!我还以为是你弟弟呢!」留平头的中年男人手上还拿着钢管,眼神落在我妈妈的身上,说道。

  妈妈瞥了他一眼,然后又观察着客厅里的众人,那两个皮肤黝黑的中年男人一副热情的笑容,但眼神却赤裸裸地扫在自己身上,而那两个中年女人,笑容热情的到了虚伪的程度。

  至于那两个刚刚来到客厅的那些年轻人,两个男的都浮现出笑容,看着自己,但眼神却一直落在自己的胸部和下体,令人厌恶;而那剩下的八个女性,无论是穿了衣服还是赤身裸体的,大多都一言不发地看着地板,只有一个样貌出众的年轻靓丽的女人面带微笑地看着自己。

  只是这微笑怎么都觉得不怀好意,但她的样貌还算很漂亮,至少在这客厅中除了我妈妈之外,算是最漂亮的了。

  最后,身后那将自己带到这里的刘珊珊,自从进门之后就一直缩在角落,一言不发,时不时地朝这里看几眼,然后又迅速地收回目光。

  妈妈深呼吸了一下,脸上看不出波动,嘴上问道:「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到外面的枪声?」

  「当然听到了!那么大的声音,怎么可能听不到!」一位年轻男人说道。
  「没错,我也听到了。」样貌出众的那位年轻女性说道。

  「那是军队的枪声!」妈妈的语气有些激动,继续说道:「所以,我打算和我儿子一起去军队那里!只要得到军队的保护,我们就再也不用担心丧尸了!如果你们也一起来的话,成功率也就更高,到时候大家都能得到军队的保护!」
  「我们也想过啊,可是该怎么去呢?外面的丧尸这么多,我们又没有车子,难不成靠这双腿吗?」样貌出众的那位漂亮姐姐摊了摊手,说道。

  就在妈妈打算继续说的时候,留光头的中年男人突然打断了她的话,并且大声说道:「好了好了!闲聊到此为止!该说正事了!」

  「正事?难道妈妈说的不是正事吗?」我小声地嘀咕了一句。

  妈妈搂紧我,警惕地望着留光头的中年男人。

  「我知道,大家呢,肯定都是欢迎新来的家人!这一点我很欣慰啊!」留光头的中年男人一边说着,一边对众人露出微笑,而客厅里的众人也都纷纷附和说是。

  「但是!」突然,他的声音提高了几个分贝:「现在是什么状况大家都很清楚!外面到处都是吃人的怪物!所以,我们必须要保证这个家的所有人不受威胁!」
  「对!」众人附和了一句。

  「因此!」留光头的中年男人忽然用手指着我妈妈,说道:「新来的这位姐妹!你应该脱了衣服接受大家的检查!」

  「脱衣服?」妈妈皱起了眉头。

  「对!脱衣服!」在场的众人又附和了一句,而那两个年轻的男人,眼神里显露出了毫不加掩饰的欲望。

  「不,不用了,我现在就走,不会待在你们这里的。」妈妈说着,牵着我的手,朝门口的方向走去。

  然而,却被那两个中年女人挡住了去路。

  「不行!万一你身上已经被丧尸咬过的话!放你出去就是放一头怪物出去害人!」留平头的中年男人指着我妈妈说道:「赶紧把衣服脱掉!不然我们就要强行检查了!」

  突然,妈妈笑了出来,慢慢地转过身来,看着客厅里的众人,眼神冰冷地说道:「我总算明白了,原来你们是安的这个心。」

  「没错,你说对了!」那两个男人也不装装样子,直接就露出了真面目,握着手上的钢管,直接走了过来。

  「要么你现在把衣服脱了,跪在地上爬过来,要么我们直接撕了你的衣服,然后每个人把你轮一遍,自己选吧!」留光头的中年男人握着钢管,眼中凶光毕露。

  客厅里,那些年轻女人们统统都后退到了角落,而那两个年轻男人则是从沙发底下拿出了两把砍刀,走了上来。

  然而让我感到意外的是,那个样貌出众的漂亮姐姐竟然也走了过来,手上拿着一把弹簧刀,看着我妈妈,脸上浮现出了名为妒忌的表情:「赶紧把刀扔了!滚过来!不然到时候连你儿子也要受罪!」

  妈妈握着手上的西瓜刀,将我护在身后,一步一步地向后退,然而那两个中年女人已经将门挡住,堵住了离开的去路。

  「小君。」妈妈突然开口叫我。

  「嗯?」我转过头来,看着妈妈。

  妈妈将一直背着的,装着食物的背包卸下,放在自己脚边。

  「把眼睛闭上。」妈妈看着我,说道。

  「嗯。」我点了点头,闭上了双眼。

  「你他妈的臭婊子!给脸不要脸!」

  「上!记得别弄伤了这脸蛋!咱们一起轮了这婊子!小的直接弄死!」
  踏踏踏踏!急促的脚步声,是奔跑时踩在地板上发出的声音。

  然后……

  「锵锵——」钢铁碰撞在一起的声音。

  「锵——」好像是什么东西断了。

  「啊啊啊啊啊!」

  「我的手!」男人惊恐的叫声。

  「扑哧——」这声音就像是之前丧尸被妈妈一刀爆头的声音一样。

  「噗通!」倒地的声音「啊!宋哥!宋大哥!」男人和女人的叫喊声混合在一起。

  「你他妈…」话还没说完,戛然而止。

  「扑哧!」又是熟悉的声音。

  「咔嚓!」好像是骨头断掉的声音。

  「啊啊啊啊啊!杀人了啊啊啊!」女人的尖叫声。

  然后,我感觉到一只柔软的手摸了摸我的头。

  「好了,小君,没事了,但暂时别睁眼。」妈妈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柔。
  然后,妈妈双手按着我的肩膀,将我转了一个身,对着房门的方向。

  「好了,我们走。」妈妈说着,带着我向前走去。

  我依旧闭着眼,向前迈步而行。

  然后,我听到了妈妈轻轻地说:「开门。」

  五秒后,妈妈又说了声:「谢谢。」

  然后,搂着我走出了这里。

  「好了,睁眼吧。」妈妈拍了拍我的头,温柔地说道。

  我睁开眼睛,此时已经来到了楼梯间。

  身后的叫喊声,哭喊声,尖叫声不停地传来,而这一切都是我的妈妈造成的。
  「走吧,还要赶紧去军队那边。」妈妈脸上带着笑容,甩了甩西瓜刀上温热的血迹,对我说道。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观阴大士 金币 +12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