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岛屿上的圈套】(32)【作者:b12425】
【岛屿上的圈套】(32)【作者:b12425】
字数:706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三十二、誓言

  在杨俊被送离栗崁岛后,昔日的女神- 陈雨焉,再度成为朱隆这群恶人的性玩物,但不同於以往绝望般眼神,现在的雨焉脸上充满了自信,纵使身体已经被无数男人玩弄、被改造的体无完肤,但经过此次杨俊的鼓励,雨焉的眼神重现过往的气质与光芒,就彷彿回到两年前,那位刚来到岛上意气风发时的女强人。
  杨俊先前被两位保镳打昏之际,艾莉娜跟芸宁曾经建言乾脆把这个男的杀掉,确保永无后患,但气在心头的杨俊可不这么想,自己女人的心被他(杨俊)给勾引走,哪能这样给他-死- 这样的痛快,如此根本不够让自己泄心头之恨。
  朱隆要让他回国后,利用自己在臣力少东的影响力,在国内完全的封杀他,看着杨俊为了生活不得已低声下气,回来求自己的感觉一定很爽,并且让雨焉看看自己暗恋对象的落魄模样,说不定到时又可以把雨焉回心转意又可以回到自己身边。朱隆抱持这种天真想法,不顾大家的反对,便放杨俊平安回国,等着日后好好羞辱他。

  杨俊送走后的这些日子,不论朱隆、芸宁如何羞辱雨焉,雨焉眼中始终保持着自信,况且……这是她人生第一次谈恋爱,情窦初开的雨焉,第一次有喜欢的人……这种少女羞涩的荡漾表情,让现在的主人- 朱隆看得很不是滋味。
  雨焉自从有了自己喜欢的人以后,便开始不会主动服侍自己的主人- 朱隆,因为自己想要把自己的一切奉献给自己喜欢的人,看不下去的朱隆有时会尝试「淫隐虫」、春药等催淫方式进行调教,迫使雨焉屈服於自己的性欲之下,但每在雨焉肉体快要无法负荷的时候,都会想起杨俊那番鼓励自己、让自己从浑噩中清醒的话……

  「你是我看过最正直的人……你帮了很多人……错的是那些不怀好意接近你的人……你在我心中是多么的纯洁、善良……」

  每当雨焉的理智快要败给媚药的时候,都会强制让自己想起这些话语,这些话语、诚恳的语气彷彿杨俊给了自己力量,来对抗这些邪物,原本被沖昏头的脑袋也随之冷静下来。

  调教、泄欲后的空档,雨焉总是若有所思地抚摸着自己的秀发,不时露出害羞幸福的笑容,像极了幸福的小女人,自己的心思完全没有放在朱隆身上;朱隆这些日子的调教失败,自己性奴隶的心,竟然跟着那个穷小子跑掉,忌妒、愤恨的感觉顿时间涌上了朱隆心头。

  就算自己之后加强调教力道,也配合多种超出身体负荷的春药同时使用,但……雨焉恋爱中的幸福彷彿写在脸上似,不但没有消失的迹象,反而因为更多的痛苦淬炼,强化了杨俊在雨焉心中的美好形象……,让雨焉幸福般的表情变得更加要耀眼。

  经过杨俊这场闹剧折腾后,朱隆的内心似乎……重新燃起对雨焉爱慕之心,虽然其中也伴随着对杨俊的愤恨、妒忌,但这几次调教下,自己潜意识下……对雨焉的调教力道收手许多,似乎怕弄伤……还有玩坏雨焉,近期内莫名其妙升起这种关爱、怜悯之心……,这也是无法在短期间驯服她的原因之一。

  经过一个多月的玩弄后……,虽然雨焉的肉体留在自己身边,但雨焉的心根本不在此处,心理一直有个朝思暮想的心仪对象……,朱隆最后抽上一鞭在雨焉在雨焉那美丽的臀部,再看看雨焉望向窗外的癡迷表情……,这时的朱隆已经知道自己已经无能为力……,用尽任何手段也挽不回自己性奴隶的心,不得已……最后放弃靠自己的力量挽回雨焉。

  期间芸宁也如法炮制先前的作法,先收买一堆雨焉先前所谓的好朋友、好闺蜜,让她们再一次羞辱雨焉,但……这次雨焉不但没有打击,反而还坚强了口气训斥了在场的人,用着不屈服的眼神看着在场所有人。

  况且很多次雨焉顶撞芸宁,芸宁气不过准备拿出利器、其他钝器准备要给雨焉造成永久性伤害之际,都被朱隆及时赶到阻止,芸宁看着朱隆又回到两年前,那副对雨焉爱慕、癡情的模样,内心满是酸酸的愤恨感,为此跟朱隆少不了口角上的争执。

  就在两人争吵次数越来越多,好几次吵的不可开交,都快要翻脸……,还有经过无数冷战后,最后达成协议,暂且将雨焉交给艾莉娜处置一个月……,让这位有经验的调教师做最好的处置,才暂且平息这永无止境的争吵。

  虽然艾莉娜的形象有如恐惧一般,深深烙印在雨焉的灵魂之中,雨焉每每看到艾莉娜不由自主都会浮现出满满的恐惧,变得懦弱起来。

  起初将雨焉的交给艾莉娜,雨焉的身体也会因为恐惧而持续发抖,但……艾莉娜发现随着时间推演,雨焉对於自己的调教……开始出现反抗行为……,眼神也从原先的怯懦……慢慢转化为透彻一切的知性神情,眼神中还闪耀着勇气的光芒,看的出来有甚么东西在支撑这个性奴隶的灵魂。

  艾莉娜惊觉事情有些不对劲,灵魂一旦死去的性奴隶不可能会恢复这种表情,是跟杨俊出现一定脱不关系,一定是那个男人……给雨焉甚么希望?甚感不对劲的艾莉娜开始研究到底为什么会这个样子。

  就在艾莉娜反覆拷问、测谎、分析后……,发现一个重要的阴谋,立刻打了通电话给朱隆、芸宁,要他们赶快过来,自己有很重要的事情跟他们交代。
  艾莉娜把他们二人找来后开始说道:「老闆……有件很严重的事情要跟您说……」

  朱隆一脸担忧地说:「甚么事情?我不是有特别交代不可以玩坏雨焉的吗……?」

  艾莉娜用着严肃的表情说:「就算玩坏她……跟接下来的事情相比也只是一件小事,我接下来要说的事情……两位应该很难相信,但接下来一定会发生………」此时朱隆、芸宁聚精会神准备听艾莉娜接下来说的话。

  「就是……你们的性奴隶- 雨焉,大约再过一两个礼拜会有一个逃跑计画,这是我这几天拷问她、反覆研究那天影片后得到的结论……,虽然不知道这次逃脱计画细节、成功机率,但一定会发生逃脱事件……」

  朱隆、芸宁两个人听到艾莉娜的话后,扑庛的笑出来了,这座岛有着多重关卡防止这些奴隶逃脱,况且自从上次雨焉只差临门一脚差点逃出去后,这座岛上做了许多补强的措施,像是加强岛上、机场、港口的巡查/ 旅客盘查,杜绝任何奴隶脱逃的可能管道。

  为了彻底控管岛上的奴隶,栗崁不惜重本彻底汰换掉旧型的奴隶项圈,并对新一代的电子项圈新增更强的追踪功能,毕竟……如果有任何一个性奴隶逃脱,让外国知道自己把观光客当作人口贩卖的敛财工具,必定会惨不忍睹的结果………

  艾莉娜这时开了一段影片,是上回保镳们痛欧杨俊,杨俊最后抱紧雨焉的画面,这时杨俊不但跟雨焉说了许多许多鼓励的话,但重点不在这三人听见那感人肺腑的告白,而是当时三人漏看的小动作。

  杨俊最后拥抱雨焉的时候,杨俊用雨焉的秀发遮掩自己的嘴巴,并且靠近雨焉的耳朵,放大画面后,看到雨焉的秀发微微起伏,看着出来杨俊似乎用头发的掩护下,跟雨焉说了些悄悄话。

  芸宁问道:「既然她们讲得那么小声画面没有录到的话,那……项圈不是有语音辨识系统吗?应该有把这段话给记录下来吧!?」

  艾莉娜摇摇头说道:「可能是那个小子误打误撞,刚好用手指按住项圈上的收音孔,没有办法从当时的语音资料库中,判别当时他说了甚么话………」
  芸宁继续问着艾莉娜:「那……你怎么推断是两个礼拜……还有逃跑得事情?」
  艾莉娜回答:「她的眼神我见过,那是种认为自己会回到光明世界……还有心中还有支撑她的力量,也就是相信的人有人会把自己救出,不管是情人、亲人……,她都会相信有人会来救自己……,两周的时间是我用测谎器得到的答案,但实际计画,似乎连她本人都不知道,所以根本无从得知……」

  朱隆这时发出愤怒又低沉的声音:「杨俊……我都放你走了……你竟然给我留下这个伏笔……,艾莉娜你说我们现在该要做甚么?还有要怎么办才可让杨俊这个人完全在雨焉心理消失?」

  艾莉娜说:「首要目标是做好保全,不让任何人有机会可以把雨焉夺走,再者……依照我们过往的习惯,想要让奴隶眼中的希望之光消除……,要做的事情就是把她心中认为最重要的人给杀掉……」

  「虽然说是杀掉……但可分为两种,一种是物理上的杀掉,把要救她的那个人屍体丢在她眼前,让奴隶认清自己已经没有人可以来拯救自己……,奴隶的心里就会崩溃了;再来就是黑化那个要拯救奴隶的人,像是找个女人诱惑他,拍个影带给她看,或是让她看看他在外头吃香喝辣的压根忘记她的模样,如此一来这个奴隶就会死心了……」

  朱隆这时愤恨的说道:「杨俊回国后,我私下有派人去监视他……但他似乎进入住所没多久后,整个人就凭空消失,怎么找也找不到他,本来有准备一些要用在他身上,让他丢人现眼的把戏……,但他消失之后也就派不上用场了……」
  这时朱隆电话响起,朱隆在电话中交代完事情后,露出邪恶的笑容,转过身跟两个人说:「艾莉娜你说的果然是对的,刚才外交部有回报,他们有接到杨俊两个礼拜后的的入境申请,没想到他还敢过再过来啊……,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入!我要把杨俊的屍体带到雨焉的面前,要她以后死心踏地的跟着我……」

  两周过后……,朱隆已经派人在机场守株待兔,准备杨俊让一下飞机便让海关、警员带到监狱等候发落,自己也在下机处等待迎接这位「贵宾」;为避免意外发生芸宁、艾莉娜也在机场指挥中心坐镇、打点好其余事项,像是要怎么跟其他乘客封口、安上怎样的罪名……等等,毕竟在众目睽睽下押走一个人要打理的事情还挺多的。

  这时天命楼49楼的房间内,只剩下两位保镳在看管着雨焉,这两名保镳觉得,反正机场有那么多人在看管,天命楼保全又这么森严,怎么可能会有人闯进来,便利用空档打发时间,抓上赤裸的雨焉开始轮奸玩乐。

  两个人轮流干上好几回后,开始命令雨焉跪下来帮他们两吹喇叭,就在雨焉跪下后……,雨焉发现电视的画面中出现不协调的文字,但……这两个保镳看电视的时候……似乎没有察觉到。

  这时雨焉假藉换位子,起身后再跪到另外一个角度观看电视,果不其然,原本电视画面中出现的文字,在自己起身用平行、俯视的角度看电视却莫名其秒消失,只有在自己跪下帮这两人口交时,用余角仰望电视萤幕,萤幕才会浮现出来那些不协调的文字,这似乎是利用影像差做出来特殊效果,就像特定位置才会显示裸视3D的影像。

  为了避免两位保镳查觉到异状,雨焉便趁着换帮另一人口交的空档,确认电视上的文字:「我是杨俊,我已经来到天命楼,后面阳台的窗户是开的,跳下来……我会在下面接住你,相信我……这样就可以找到我们的自由……」

  这里可是49层楼啊!!!离地表可是好几百公尺高,跳下去可不是骨折就可以打发的,没准会变成一摊肉饼或是肉酱啊!!!

  但看着这段文字,加上雨焉先强想起杨俊在最后抱紧自己时,在自己耳边留下的话:「对不起,我带不走你……请你多等我两个月后,我一定会让你自由的,请记住我们可以找到我们的自由!!!」

  由於这段话没有被项圈的麦克风给录音到,艾莉娜也无法从二分法(yes/ no)的测谎程式中问到详细内容,就算雨焉被艾莉娜严刑拷问,甚至还注入自白剂……等各种狠毒方式的逼供,雨焉宁死不屈也不愿把这段属於他们的暗号供出来。

  最后艾莉娜只能透过日期一天一天逼问,从测谎器的生理反应,确认大致上的营救日期(由於被问到那几天的时候,雨焉心跳等生理反应相当剧烈,被艾莉娜给记录下来,交叉比对后得到的逃脱日期)。

  刚才电视文字中有着属於两个人的「暗号」,这时屋内只剩下两个射精射到精疲力竭的保镳,瘫软躺在沙发上,雨焉这时想起朱隆还在出门前跟自己炫耀说,待会一定会带着杨俊的屍体回来,要雨焉走着瞧,推断这三人肯定去机场堵人,这样逃脱的机会只有一次,错过了这辈子就不用逃离这座岛屿。

  由於是第一次做跳楼如此的事情(而且身上也没有安全绳),雨焉还是做足了心理准备……,趁着两个保镳不注意,深呼一口气,拔腿狂奔到阳台,望下看,49层楼这么高的高度……心里不免升起恐惧,但一想到那段只属於两人的暗号「我们的自由」……还有即将可以逃离岛上的喜悦感,便不管三七二十一,咬牙便往窗外一跳。

  但是这高度还是太可怕……,雨焉刚跳出,便被这高度吓得不敢睁开眼睛,闭上眼睛等待奇蹟发生……,这时雨焉感觉到自己失速往下坠落的失速感,有种漂浮在云端上感觉不到身体上的重量,接着感觉到自己的背部落在一个软绵绵的东西上,整个人应声弹了起来,并没有在继续往下掉落,彷彿停留在半空中一样。
  雨焉打开眼睛一看,发现自己落在下几层楼窗边的雨棚上,这雨棚似乎是特殊材质做的,再往窗内看……看到自己朝思暮想……这些日子的精神支柱- 杨俊,他正在操控着这台接住自己的装置,一边用着欣慰的表情看着雨焉,一边收起这坚固无比的雨棚。

  雨焉顺着雨棚收起,顺势跌落在杨俊的怀中,立刻投入自己心上的怀抱,纵使……刚才雨焉被那两个保镳弄得全身都是精液、连……嘴角都是尚未凝固,那些未乾涸的精液就这样沾黏到杨俊的身上,但……两人重逢的喜悦重逢哪是这一小点汙秽之物可以阻止,杨俊还是不管雨焉身上到底有甚么东西,就只有紧紧将眼前的人涌入自己的怀中……久久无法放开,深怕……这次分离后两人就不知何时才能相见。

  但拥抱没多久,杨俊想起了甚么,从旁拿出特殊的混泥土,均匀地涂在雨焉脖子上的电子项圈上,并拿起吹风机将其吹乾,一边跟雨焉说道「这是特殊的金属软化混泥土,可以隔绝任何电磁波的追踪,他们现在不论用任何手段都没有办法追踪到你。。。」

  雨焉这时哭了起来说道:「你不是在机场被他们……我以为你已经死了……再也见不到你了……」

  这时我(杨俊)摸着雨焉秀发说道:「傻瓜……我怎么可能乖乖自投罗网,让他们来抓我呢!?我早就用另一本不同名子的护照进来了,抱歉……花点时间做准备才过来」

  雨焉哭着哭着,不但泪水横流之外,哭到鼻涕都流了来,哭花的脸真的是让我看的於心不忍,便让雨焉先到一旁的浴室进行梳洗,好进行待会的逃出计画………

  这似乎是雨焉落入这群人的魔掌以来……,第一次在这么舒适环境下……可以痛快将全身上下清洗乾净……,不但身旁没有色瞇瞇的男性盯着自己,也没有艾莉娜、芸宁那群恶狠狠的人在一旁数落/ 监视着自己,况且乾净的淋浴间、配上热水……,在这样自由、不受监控下,无压力的洗澡,真的是让雨焉到无比的放松,感觉就像是天堂一样………

  这是雨焉第一场难能可贵的入浴时光……,似乎自己洗了太久……,穿上杨俊准备好的衣物后打开门,发现杨俊已经准备好准备随时出发。

  刚出浴、穿着可爱衣服的……雨焉,靦腆的笑着朝我走来,抓起我(杨俊)的手说。「……接下来……我们要去哪里呢?」

  第一次牵起女生的手……,虽然之前我们俩已经有过肌肤之亲了……,但这种羞涩感……真的是让我心脏扑通扑通的跳着,紧张到快要说不出话来……,这时我也靦腆地回答道:「现在……计画只是刚开始,他们一旦发现机场堵不到我,然后又追踪不到你的讯号,一定像是热锅上的蚂蚁,在岛上展开大规模的搜索……,所有港区一定加紧戒备……」

  「跟前面相比……接下来的事情可是难如登天……,要怎么从这天罗地网中逃出这座岛真的很难……只要一步出错……我们就……」

  雨焉这时用食指抵住我的嘴不让我把话继续说完,便开口跟我说:「在我遇到你的时候,我就决定,不论是生、是死我都要跟你在一起,今后我们两个都会在一起,你要去哪里,我就跟你去哪里,不会再分开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ppaaoo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